羽兮

目前主混全职圈,杂食,欢迎扩列

【喻黄】锦鲤与猫咪(三)

*着实不擅长环境和景物描写
*流水账式记录

   喻文州不得不承认,这只猫真的聪明得可怕,很懂得讨人喜欢,也很会利用这份优势,让自己享受。

  都说猫是有灵性的,直觉告诉喻文州,他捡回来的这只猫可能不止这样,甚至还成精了。

  喻文州侧卧在床,怀中抱着熟睡的小橘猫。听着天天均匀的呼噜声,不禁莞尔。

  其实在此之前还发生了几件意料之外的事,这只猫可能不但不怕水,而且可能还非常喜欢水。

  喂完食后喻文州陪天天玩了一会,刷了波好感度后便抱着它洗澡去了。本来还在思考如何将天天骗来洗澡,却未曾想到这只猫竟是自己跳进澡盆的。

  后来喻文州给天天洗完澡后想将它抱出来时,天天像蛇一样一扭,便从他手中脱身。如此反复几次,喻文州放弃了,他不知道是自己手速太慢,还是天天动作太快,更或者是两者都有,反正他就是没能成功的把天天抓出来。无奈之下,喻文州只好再往盆里倒了点热水,尽管在这个即使是裸奔也不会觉得冷的大浴室中显得很是多余,但他还是怕着天天会冷到。

  就在喻文州把浴缸放满水,刚进去的时候,天天便“飞”了进来,溅起一大摊的水。

  “天天你是会飞的吗?”喻文州将天天抱起来,温柔地注视着它的眼睛。不料得到的却是天天的一个大白眼和一个教科书式的傲娇扭头。

  “天天,你会陪我一辈子吗?”喻文州将它抱进怀中,低头轻吻了一下。

  喻文州坐在床边吹头发,还在想着天天是不是想要一直泡到睡觉?干脆再给它加点热水好了。然后他就看见天天慢悠悠的走到他身边,跳上他的腿,拖着湿漉漉的身体,一阵狂甩……

  “……”报复吧……喻文州心想,这肯定不是只普通的猫,肯定成精了。

  喻文州把天天擦干后,抱了一会便放进猫窝了,里面很大很暖和,还有小零食。

  “晚安,天天。”喻文州笑着说。

  半夜,睡眠程度一直不是很深的喻文州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肚子上,抬头一看。哇塞,天天的眼睛像宝石一样发着光,闪亮闪亮的,就是这个时候看着有人吓人。

  喻文州将天天抱进怀里,和它一起睡了。

  清晨,喻文州是被天天舔醒的。看着怀中睡着却面带笑容一直舔着自己脸的天天,喻文州也忍不住轻轻咬了它的耳朵,“早上好,天天”

  早晨八点半,当喻文州提着众人的早餐回到店里时,正好对上呆若木鸡郑轩,眼神中流露着一股子的焦虑和惊恐,看上去十分诡异。

  “怎么了?”喻文州环顾四周,看到李远和宋晓也是这样,感觉气氛不对劲,开口问。

  “店长!小心!”宋晓突然喊。

  “嗯?”喻文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看到一大团橘色的东西直扑自己面门,下意识的丢下手中的东西,接住来者。

  只见那物在他手中扭动几下,便朝地上的食物扑去。

  “喵喵喵”

  这次喻文州倒是眼疾手快地将他捞了回来,抱在怀里轻轻安抚,笑得温柔,“饿了吗?马上就给你准备吃的。”

  “店长,这是?”宋晓问到。

  “哦,忘记跟你们说了。昨天捡回来来的猫咪,叫天天。”

  “亚历山大啊,”郑轩半天才缓过劲来,却仍旧惊魂未定地说,“店长,这猫比以前养的闹腾好多啊。”

  “是啊,但是天天很可爱啊。”

  以前养的猫?黄少天注意到了重点,这么想想也是啊,昨晚柜台上的猫粮和食盆、房间内的猫爬架和猫窝,这个男人以前是养过猫的啊!

  “哼,怪不得手法那么好。”黄少天愤愤地想,他的确沉迷于男人的抚摸,舒服地在他怀中直哼哼。

  喻文州看了眼店内,差不多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了,关于这点,全店的人丝毫不会怀疑。

  无非就是黄少天刚睡醒饿了需要要进食。

  喻文州一手抱着天天一手将早餐放在桌上,说到:“都来吃饭吧,今天不营业,我们来开发新菜谱。”

  黄少天趁着喻文州说话的机会就扒拉了一个包子到自己面前。

  “不可以。”喻文州低声对黄少天说。

  郑轩收到喻文州的眼神暗示,说了声“亚历山大”就把早餐拎到自己面前。却不曾料到那边的猫咪已经脱离了喻文州掌控,飞快的冲向自己,准确地讲,应该是装着包子的袋子。然后叼起袋子,以羚羊飞渡的姿势跃向高处的柜台,在众人一副不可思议的目光中,黄少天就这么跳上去了。从郑轩拎过袋子到黄少天跳上柜台,全程一秒不到。

  “我的妈啊……这只猫是成精了吧?!”李远如是说道。

  “真的是,亚历山大啊。”

  宋晓没说话,只是咽了口口水。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仿佛从他眼中看出了些许不屑,但更多的,是嘚瑟。

  “愚蠢的人类,知道本喵的厉害了吗?!知道了吗知道了吗?别说在这里了,在天上也没多少能打过本喵的,知道害怕了吗?叫你只给本喵那么点吃的,我是那些普通的猫能比的吗?能吗能吗?其他人也是,动作那么慢,怎么可能抓得到本喵啊!用你们那简单的脑回路好好想一想啊!”

  “好像还是一只非常吵的猫。”宋晓终于开口。

  “天天,你再不下来今天就没有小鱼干吃。”一直若有所思的喻文州终于开口。

  “哼,不就是几条小鱼干吗?本喵会那么稀罕吗?会吗会吗?想吃我可以自己去抓啊,不知道比你给的大了多少,不过把你这条大鱼干给我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喻文州没说话,伸出两根手指,在黄少天面前晃了晃。

  黄少天没有反应。

  于是喻文州又加一根。

  黄少天动摇了,“不不不,黄少天你要矜持啊,就算那个男人的味道是如此的美味,由他喂的小鱼干的味道也是如此美味,但你要经得住诱惑啊!这是敌人的陷阱,要克制住自己,保持住理性啊!”

  喻文州伸出了第四根手指。

  “我可去他妈的理性吧!都怪这个男人的味道竟是如此美味。”黄少天大叫一声,扑向喻文州伸开双臂的怀抱中。

[喻黄/哨向]

嗯……想写一篇喻黄哨向文,但是纠结精神体很久了,有人给建议吗?全员都可以

喻文州年轻的时候是不是这样的?
我不是说喻文州老了
我真的是喻吹

【喻黄】锦鲤与猫咪(二)

  深冬,寒夜,小雨淅淅沥沥的落下,冰冷刺骨的寒风挂过黑暗寂静的街道,偶有的几声脚步也是很快便匆匆离去。也是,大冬天的晚上,有谁会在外面闲逛?

  道路旁的街灯像是坏了,本来是给人带来光明的,但此时却是滋啦啦的闪着诡异的光芒,,让人看着心里发毛。

  黄少天昂着头踏着优雅的步伐,傲然地行走于天地之间,像是狩猎完美归来的王者。如果忽略掉他嘴上叼着的那条鱼,大概会是个很美的画面吧,因为那条鱼太出境了,足足大了他一圈,看上去有点滑稽。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倒霉鬼的鱼塘里抓来的。

  黄少天突然感觉自己有点蠢,这个样子虽然很帅,但这里没有别的生物注意他啊,摆得这么好看给谁欣赏?何况还下着雨,着实有点冻得慌。

  黄少天叹了口气,大概是觉得没人看到自己威风凛凛的样子而感到有些惋惜吧。

  他走到屋檐下,将鱼放在了一块较为干净的地上。

  “喵喵喵喵”猫的叫声不停歇的在这小巷中回荡着,不懂猫的人还以为是有猫发情了。但是如果他们能听懂猫语,就能发现,这其实就是黄少天不断的抱怨声。毕竟这里是人间,不能和天上的食物相比拟,更何况是不加任何烹调的食物?他像是有某种特异功能,边咀嚼还能边说话,两边毫不耽误。

  一阵风吹过,带着丝丝的寒意,黄少天打了个寒战,但他分明闻到了一股好闻的香味。

  “喵喵喵?”

  不知何时,面前站着一个斯文模样的男人。高挺的鼻梁,诱惑性感的薄唇,光洁白皙的脸庞。淡蓝色的羽绒服和黑色长裤,虽是很不起眼的装扮,但这男人穿着着实好看极了,黄少天一时不能收回目光。

  男人蹲下来看着猫咪,温柔地笑着,微弯的眼角,仿佛有星辰大海在他眼中般,黄少天感觉自己的魂就要被他勾走了。

  “要跟我回去吗?”男人说,声音温和如大提琴。

  “喵”不知是因为男人身上的味道,还是对于对他外貌的惊讶,反正黄少天就这么爪子一搭,表示自己愿意跟他走。殊不知却把自己的后半辈子全部搭进去了。

  后来回想起这件事,他只恨魏琛没有跟他科普有关人类的事情,却也矛盾地感谢着魏琛没有给他科普相关。

  黄少天窝在男人的臂弯里,觉得很暖和很舒服,他又嗅了一下男人身上的味道,没有错了,是自己最爱的小鱼干的味道。

  “哼哼,早晚吃掉你。”黄少天心想。

  当黄少天被男人抱到店里时,他注意到这是一家甜点店,在小镇上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平时肯定很安静吧,这个男人也会喜欢安静吗?

  男人拉开电闸,暖黄色的灯光笼罩着整个店铺,显得格外温馨。暖色的壁纸搭,高大的落地窗前,摆放着几盆绿色植物,但来了清新的感觉。座位不多但是看起来很高端,坐在上面一定会很舒适吧。

  “好暖和啊。”黄少天由衷的感慨,暖洋洋的甜点店、暖洋洋的气氛、暖洋洋的人。而且这家店的暖气显然是没关的,男人住在这里吗?

  “喵喵喵”黄少天舔着男人的手指。

  “饿了吗?”男人微笑,“你刚刚不是才吃了一条鱼吗?”

  黄少天翻了白眼,刚刚被这个男人勾了魂,急着跟他回家,连鱼都忘记吃了。

  男人将他放在前台,转身在后面的柜台上拿了一袋猫粮、一个干净的小碗和一个小秤出来,在黄少天的注视下称取猫粮。

  他看着秤上显示到20g的时候,停止倒食,然后把小碗放在黄少天面前。

  “嗯?就这么点?”黄少天咋舌,“这是吃猫食吧?好吧我现在本来就是一只猫,但是也不能这么点啊!根本吃不饱好吗?我还不如自己在外面觅食呢?我觉得我吃完那条鱼比吃完这些会饱很多,诶,我为什么不把那条鱼吃完了再跟你回家?啊啊啊啊啊啊!我的鱼啊!都怪你,长这么好看穿这么帅干什么?你肯定是成精的鱼,不然怎么可能迷惑到我!”

  看着眼前一直喵个不停的猫咪,男人觉得他很可爱,伸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脑袋。

  黄少天呆了一下,他怎么这么享受男人的抚摸呢?不对不对,黄少天,你要矜持啊!都是这个男人,你才可能面临着吃不饱的问题,以自己的能力,在外面还怕饿着?

  于是乎,黄少天极其傲娇的拍掉男人的手,并把小碗推向男人,又拍了拍碗,表示这么点不够吃。

  男人轻笑一声,挠了挠他的下巴,说到:“不可以,吃的太胖可是会生病的。”

  “喵喵喵喵喵喵”黄少天要炸了,他现在很想挠这个男人,但看他这么帅,突然毁容却是自己的锅,竟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于是我们的黄少大大决定先把眼前的食物吃掉补充能量,再与男人“大战三百回合”。

  男人越发觉得这只猫咪可爱了,他的外貌本来就很可爱,炸毛的样子也很可爱,他边吃东西边叫唤的样子更是可爱,为什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猫咪呢?

  “你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我可以叫你天天吗?”

  “天天?你确定那不是一条狗的名字吗?不要把高贵的我跟狗那种愚蠢的、满脑子都只有便便的生物关联上啊喂!你敢叫我天天我就弄死你!”黄少天咆哮。

  “我就当你同意了,天天。”面对黄少天的咆哮,喻文州只是回以溺宠的微笑。

  “嗯?”

  这是黄少天已经把猫粮吃完了,没吃饱的他决定把这条巨大的小鱼干吃掉。

  “喵!”黄少天大叫一声,眼疾手快地咬向了男人。

  男人有点惊讶,却不恼怒,只是任由那只猫咪啃食,另一只手不停地抚摸着他。

  黄少天看着男人,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咬下去,只是对着手指不停地吸吮。

  “这个男人的味道竟是该死的美好。”黄少天心想,“哼,不要以为这样本喵就会按你的想法来,愚蠢的人类!”

  TBC

【喻黄】锦鲤与猫咪(一)

*此背景为天上生活,有些玩意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咋想的=_=能理解就行
*此章纯小学生文笔,下章恢复正常
*HE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欢迎捉虫
————————————————————————————
黄少天表示他现在很开心,他找到了他在这里的第一位朋友——一条锦鲤

当他前几天路过天池的时候,无意之中瞟到了这条异常漂亮的锦鲤,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过去。

“喂,我说,你什么时候出现的啊?前几天我都没有看到过你的啊?你这么漂亮是不是谁家养的啊?心也真大,也不怕别人把你抓走。诶,我说,你该不会是野生的吧?不对不对,肯定不对,你要是野生的话肯定早就被别人带走了,那你到底是谁养的啊?长得这么好看,要是成精了咋办?你说你会不会把别的男人迷的神魂颠倒啊?”黄少天走过去蹲在水池边,看着这条一直在吐泡泡的锦鲤,身后的尾巴晃来晃去,甚是抢镜。

“小鬼,你第一次来这里,乱跑什么啊?”魏琛赶过来,看到黄少天就要拽他耳朵。

黄少天显然也是一个调皮的主,看他熟练地躲过魏琛,想来也是经常被他教训。

“老鬼,你知道我一个人待在那间破房子里有多无聊吗?那里又黑又冷又没有人陪我说话,关键是还没有吃的,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待在那里做什么?等着被闷死吗?外边风景这么好,为什么不让我出来?”黄少天不停的抱怨着这些天他过的有多委屈。

魏琛又踹了一脚打断黄少天,却被他轻易躲过,“你以为是老夫想啊?要不是你即将成年,我会带你来这?”

“那为什么一定要来……”

“呦,这条锦鲤好漂亮的,我们把它抓回去卖了吧!”魏琛眼看黄少天即将大爆文字,赶忙转移话题。

“那我可以养吗?”黄少天双眼放光。

魏琛看着黄少天那双可以闪瞎别人的亮晶晶的眼睛说:“不可能的,你连自己都养不活,还要养锦鲤?而且这应该是别人养的。”

“老鬼,谁说我养不活自己了?”黄少天反驳。

“那为什么我会捡到你?”

听到这话,黄少天哽住了,这一直是他的心病。猫耳朵耷拉下去,尾巴也不晃了。

对,黄少天是魏琛捡来的一只小猫,当初魏琛看他可怜才把他带回家的。

早知道这么皮就不要了,魏琛心想。

“小猫崽子,你赶紧回去,这要是在荒郊野岭的就开始成年了老夫也不好办。”

黄少天这一次没有再闹腾,老老实实的跟魏琛回去了,走时还不忘回头看一眼锦鲤。

“我会回来找你玩的。”他咧嘴笑着。

过了几天,从这经过的人总是看见一个猫耳少年蹲在天池边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看起来像是自言自语,但他们其实都知道,天池里的是王母娘娘最喜欢的一条锦鲤,快成年了才暂时寄养在这里的。想到这,他们都不禁为这条锦鲤默哀,这个猫耳少年真的是太能说了,隔这么远都仿佛能听到他那滔滔不绝的话语。

但是锦鲤不但没觉烦躁,反而很享受这个过程,他在王母娘娘那里总是被放在一个很小的容器里被观赏,他虽然喜欢安静,但也还是会寂寞,面前这个笑容如阳光般耀眼的少年,虽然是很吵,但是锦鲤很喜欢他。

锦鲤虽然不能说话,但他的总是看着黄少天,时不时地吐个泡泡,表示自己在听。

“哇,你知道吗?北边的花开了,虽然不知道叫什么,但是五颜六色的真的很好看啊!嗯?等会,我怎么突然想到了老叶?我不是说他好看,其实是他太花了,不对,我也不是说花不好看。”

“哇,你知道吗?今天食堂的大妈又给我盛了一大碗秋葵!秋葵诶,从此一生黑!秋葵那么难吃,到底是谁发现它能吃的?明明会吃死人的好不好?”

“哇,你知道吗?南边有个叫王杰希的,我跟你说啊,这人长得好奇怪的,大小眼也太明显了,他是干什么的?感觉他很擅长看相啊,要不下次让他帮我看看什么时候能成年吧?”

“哇,你知道吗?我今天发现了一个超好玩的地方,那里风景也超好的,但可能就是太过隐蔽了,那里好像没有别人,这么想想好像也不好玩……”

锦鲤就这样,天天听着这个名为黄少天的少年喋喋不休的话,听着少年的话,锦鲤也对外面的世界感到好奇。

“你每时每刻都呆在这里吗?不会无聊吗?”黄少天看着锦鲤说。

锦鲤吐了个泡泡,心想:有你在,不会无聊啊。

黄少天无视了锦鲤的吐泡泡行为,继续说:“听说魏老大说,你是王母娘娘养的,是快成年了才暂时住在这里的,你说为什么成年都在来着啊?而且他们都嫌我烦……我感觉你在这里好孤单的啊,要不然我下次带你偷溜出去?”

“要不,我们私奔吧!逃离这个地方!”黄少天愤愤地说。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过了几天,黄少天带了个小鱼缸,装了满满一缸子的水,就这样,真的带着锦鲤私奔了。

黄少天把鱼缸顶在脑袋上,也不怕掉下来,就这样带着锦鲤到处走,大有一种要与他一同走遍天上人间的感觉。

锦鲤很感谢这个少年,谢谢他带着自己走过了这么多的地方,见识过了不同地域的风光美景。

但是好景不长,起初侍女们只是以为锦鲤终于受不了黄少天喋喋不休的话躲了起来,但是在一周后她们终于发现,锦鲤不见了,王母娘娘最喜欢的锦鲤不见了!

天兵天将开始寻找他们。

黄少天得知这个消息还是方世镜以一种秘密的形式传告给他的。

他们开始了逃亡之旅。

他们一路上小心翼翼地逃亡着,还不忘欣赏沿途的美景。

最终,他们在彩云之上被围堵住,脚下踩着的软绵绵的云朵,让黄少天觉得不真实。

“黄少天,你知道你偷走的可是王母娘娘最爱的锦鲤?”天兵问到。

“说真的,我还真不知道。”黄少天解释说:——况且你们把它关在这么小的一个水池里,我想换做是谁都会受不了的吧?诶我说,你怎么不进去体验体验?我这是在帮它啊!换做是你你能受得了吗?能吗能吗?要我说,你们还不如放了我们,我想这样锦鲤也会开心啊。王母娘娘那么有钱,再另外养一条不就是了。可是我就这么一条锦鲤啊!”

“强词夺理,不要跟他废话,赶紧把锦鲤带回去。”

“是”众人回答。

看着眼前不断逼近的天兵,黄少天只好带着锦鲤不断后退。

终于无路可退了,黄少天正犹豫着接下来如何做,只见缸中锦鲤突然翻身,竟是跃出了鱼缸。

黄少天眼疾手快地想要把锦鲤捞回来,却还是迟了一步。锦鲤在与他手掌相接时,不着痕迹地亲了一口。

“少天,谢谢你,与你相识的这几天我很开心,希望来生再见。”锦鲤如是想着,随后坠入云中,直至地面。

锦鲤没有白白牺牲,他的所作所为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但是黄少天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乘着别人走神,抓住机会溜之大吉。

但是黄少天最终也没能逃亡多久,他凭借着极其出色的头脑,大概二十日之后,也终是被贬下凡间。

TBC

【索夜/喻黄】白骨王座

  古老的蓝雨城堡,见证了历代君王的荣耀,如今也见证着破碎与沧桑,无情的战火洗礼散褪去了和平时代的璀璨与辉煌。

  索克坐在专属于他的王座上,摆弄着面前的将棋。敌方虽已残破不堪,但己方却只剩一个孤零零的“王”,最后的而又倔强的“王”。

  沉重的大门被缓缓地打开,索克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来人,笑着说:“夜雨,你回来啦?”

  如果要形容他的声音的话,大提琴是最好不过的,柔和、沉稳而又安详。

  带着浓厚的血腥味的狂风呼啸而至,深夜的黑暗像是猛兽的巨嘴,令人恐惧不安,不禁地想要下跪。但是索克可不这么认为,站在他对面的人像是他的太阳,驱散了自己内心所有的阴暗,温暖着他寒冷的血液。他想,即便自己是生活在黑暗中的蛾子,哪怕将被熊熊烈火燃烧殆尽,他也想去拥抱这颗炙热的太阳。

  幽寂的城堡被惨白的月光照得透亮,两侧的鬼火像是引领他一般,直达孤独的王座,令人心生怜爱。但夜雨不觉得悲哀,索克曾带领着他们一路奋勇高歌,冲破一切束缚与阻碍,站在了大陆的巅峰,即便现在没落,但他们辉煌的历史终将被永远歌颂下去。

  “是啊,我的君王,我回来了,让我们用他们的白骨,堆积成属于我们的传奇。”夜雨笑得自信。径直向他的君王走去,步伐坚定而稳重。

  “那么,我的剑圣,你是要带我登上那白骨彻成的王座,还是要随我一同前往充满罪恶的地狱?”索克起身,迎着他的骑士走去,步伐与夜雨如出一辙。

  “不论是哪,夜雨都将永远只是您一人的骑士,跟随您,追随您,永生永世,不离不弃。”夜雨走到索克身前,单膝下跪,行了个优雅至极的骑士礼。

  “那,我可不准你先离我而去。”索克笑得温柔。

  夜雨明白索克的话,但是为了君王而死,不正是骑士的命运吗?

  夜雨笑着抬头,看向索克,亮晶晶的眸中映着的是索克温柔的笑脸。

  如果,有一天自己先离索克而去,那恐怕也是溺死在他那温柔之海中吧,幽静、深邃而温暖,夜雨突然想。能死在他的大海中,怕不是自己一生的幸福吧?

  他知道的,即便是笑容永存的索克,这样的笑容也只会为他夜雨一人绽放。

  有那么一瞬,他仿佛置身于大海,就像索克那样,他想就此沉入海底。可现在,他不能,他还有他未完成的事情,他的君王,还在等他。

  我愿化作利刃护其左右,任其运筹帷幄。

  他是他的大海,他是他的阳光。

  最后一场战役是极其惨重的,在一次战术行动失误后,蓝雨几乎牺牲了所有人,也只是换来了敌方几日的休养生息。最终,索克决定派出除自己以外的所有幸存者去寻找外援。然而这只是一个幌子,敌军是强大的死灵战士,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没有人会愿意舍命帮助他们。索克希望他们能趁此机会逃离战场,而自己作为的蓝雨的王,注定是要与它同生死,共患难的。

  但是正如他所料,他的骑士,没有抛下他,决定与他共赴黄泉。

  夜雨需要机会扭转战局,索克便为他创造机会;索克需要时间布置战局,夜雨便为他争取时间。他们正是这样的存在,谁也不会离开谁,他们本就不可分割。

  索克为夜雨创造出了瞬息的机会,即便只有零点几秒,但对于夜雨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是全大陆最有名的战术主义者,他是全大陆最著名的机会主义者,当两人并肩而战时,必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当一个极其微小的漏洞出现时,在夜雨的面前,只可能会被无限的放大,再无填补之时。

  夜雨已经撕开了敌人的包围圈,冰雨冰蓝色的剑光扫荡着战场的每一处。

  一步一剑一杀。

  把您的前方交给我,让我为您披荆斩棘。

  紧随其后的索克高举着手中的法杖,暗紫色的光辉不停的闪烁,成片成片的法阵升起。在索克的引诱之下,敌人殊不知是他们落入了索克的陷阱。

  把你的后背交给我,让我做你坚强后盾。

  至寒的剑意席卷着整个战场,夜雨的战衣被鲜血染红,有队友的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但唯独没有索克的。

  “我说过,我是为了索克而存在的,也注定将为了他而死,只有我还有一口气,你们妄想伤他分毫。”

  面对敌方数以万计的远程攻击,即便是大陆最强的术士,索克也没能全部拦下,当一支冷箭猝不及防地突破索克的攻击时,夜雨声烦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的守卫在索克萨尔身前。

  “夜雨,你曾后悔追随我吗?”索克停下脚步,看着身旁与他一同长大的夜雨。他的眼神温柔而清澈,仿佛月亮就在其中。

  “索克,你曾后悔选择我吗?”已经停下脚步的夜雨回头看着敌军。他的眼睛明亮而闪耀,仿佛太阳就在其中。

  两人相继笑了,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夜雨再次冲了进了敌人的大军,剑光闪烁;索克再次举起法杖,寒芒亮起。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冰雨剑光大放,撕裂空气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当他们手忙脚乱地应付着剑圣时,殊不知大爆手速的索克提前准备的术士也是准备好了。

  剑与诅咒,如影随形。

   燃烧箭矢、诅咒之箭、混乱之雨、暗影烈焰等技能不断地砸下。而夜雨像是知道攻击地点一般,每次都能游刃有余地躲过,不停地穿梭在敌军之中。

  漆黑的死亡之门打开,仿佛要将他们拉回地狱般,仿佛带着不可抗拒的命令般。

  夜雨已经脱身,站在索克身旁,与他一同看着这最后的战场。

  他们脚下的白骨堆积成山,鲜血铸就了他们的战铠。

  索克看着战意犹存的夜雨,白净细嫩的手掌轻抚上他的脸庞,替他拭去嘴角边的血液。

  “淋漓尽致。”夜雨咧嘴一笑,就着索克的力气靠在他的手上。

  “我的剑圣大人,如今蓝雨只剩我们了,现在我只拥有你了。”

  “我唯一的君王,夜雨会一直只属于您一人,会一直陪伴您,直到走完这一生。”

  他们在雪中相拥,不分彼此,他们是大陆最强的搭档,没有什么东西能将他们分开,他们的事迹必将被游吟诗人传唱千古,直至世界毁灭。

END